大學教育的課堂筆記,當下的學術聖地

需要明確的是,從留存的課堂筆記可以佐證,講課的老師不僅有真正的天賦,每一次學習都豐富,而且非常認真和負責,根據我擔任圖書編輯多年的資格來判斷,這些課堂筆記都是整理出來的,都有書籍的資格和學術教學價值。

從大學執教畢業後的第一所學校,也是從事教育管理,然後在媒體記者和編輯,編輯書籍直到現在。在專注於自己的,一直關注大學教育,鑒於我國大多數學生在課堂中的是應用型大學院校,因此更注重課堂教學,說實話,除了在近年來,在幾年前不教教授,睡在一個普遍的現象非常不高興,為何如此。

我堅持認為,初高中階段的高強度應試教育帶來的直接惡果,就是考入大學後的學生厭學問題,直接表現在逃學翹課,即使坐在教室裏,也沒有專心致志地聽課,有官媒曾發布課堂上睡倒一片的圖文報道,其實這只是見微知著的一個縮影,卻反映出學生缺乏學習動力,更遑論責任心和使命感,這與當年“為中華崛起為讀書”的激情澎拜有霄壤之別。

香港 大學 科系 大學生厭學也有一個重要原因,不是嗎?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大學教授不教,班上大部分都是講師甚至助教,有的班裏按照書本看講義,有的“一瓶不滿意,半瓶晃蕩”,更多的是必修課或選修課變成了自學,那么,對得起這位老師嗎。”陽光下燦爛的職業“光榮”。他們配得上那些學費是家庭負擔的學生嗎?你配得上宏偉的高樓大廈嗎?最重要的是不辜負國家的信任和公眾的期望嗎。

相關文章:

大學的使命,公民科學與自由教育

我們到底該追求通識教育還是專業教育

大學文法的精髓是由當代青年傳承

念一個大學的目的是獲學曆還是長見識

大學教育的改革有哪些曆史成就